不过,受制于地理条件及经济发展水平,西南地区诸省的交通普遍落后于中东部地区

农村公路通了,但因为客运经营成本高、效益低,常常出现班车进不去、司机不愿跑的现象同时也滋生了正规客车少、黑车到处转的安全隐患

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尽管2015年底就实现了村村通油路,群众告别了肩挑背驮,但出行依旧不便雷山县客运站站长王贵说,由于山高坡陡、村寨分散,导致客运班线分布不均,出现了“高峰人找车、平时车找人”等问题

针对这一痛点,当地研发“通村村”智慧交通平台,提供电话咨询、汽车购票、公交查询、班车呼叫、出租车、包车等一系列服务“这是一款农村版的‘滴滴出行’,利用大数据,实现人车信息匹配”负责运维的贵州智通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永安表示,有路是硬件,还得有软件,不然就是美中不足的事儿

为拉近城乡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多县区开始探索城乡客运公交一体化改革通过专项补贴等手段,让农村群众享受到和城市公交一样的公共交通惠民服务交通运输部提出要创新农村客运运营组织模式,到2020年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比例达到100%在吉林,建制村都实现通客车外,屯屯通客车率也达到85.5%

“公交通了,我们可以直接把菜运到城区,一斤最少多赚0.1元,一年下来也有好几千元”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柳陂镇吴家沟村种菜大户肖波说,以往到市区都是坐班车、摩托、黑“面的”,价格贵不说,菜也经常被压价;新开的公交不仅舒适安全,价格也降了一多半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今年是当地交通建设史上农村公路投资额最大、建设里程最多的一年全区新增通客车建制村(连队)132个,通车率97.7%,达到10601个阜康市滋泥泉子镇街西村村民周天芹说,如今,出门就有班车坐,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外出非常方便

道路改变命运,未来从脚下开始日前举行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提出:“最后一公里”将在2020年全部打通其中,2018年将新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新增通硬化路建制村5000个,新增通客车建制村5000个尤其以西藏、四省藏区、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等“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为重点

“交通扶贫脱贫攻坚不断深化,极大改善了贫困地区路网结构,有效解决了群众‘出行难’问题,支撑了当地特色产业发展,提高了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改变了贫困地区整体发展面貌”交通运输部副部长戴东昌说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指出,根据木桶原理,如果区域内各方的“短板”不尽量补齐,各方优势和综合交通的效益也难以发挥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贵州,特殊的地质地貌决定了农村公路建设的艰巨性和复杂性贵州省公路局局长张胤说,修路不会止步,下一步将投资388亿元,修建9.7万公里通组路,2019年底将实现30户以上村民组“组组通”硬化路

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王秉清表示,将进一步推进农村公路“组组通”建设,充分发挥农村公路建设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打赢脱贫攻坚战中的作用,助力产业扶贫上台阶、黔货出山见成效、美丽乡村上档次

“有一位老乡还未走出泥泞,交通人就不能安之若素!扶贫攻坚,就是要把有限的资源瞄准最贫困的乡村、最困难的群体、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实行‘精准滴灌’”吉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王振才说,2018年,将建设贫困地区通屯硬化路3000公里,基本达成“小康路上不让任何一个地方因交通而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