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韩调查称韩日慰安妇协议有保密条款:答应日方避“性奴”措辞

韩国外交部审议《韩日慰安妇协议》工作组27日表示,朴槿惠政府2015年与日方“突袭”签署的《韩日慰安妇协议》,未充分听取受害者意见,存在未公开内容。

据韩联社12月27日报道,工作组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些未公开内容包括:就日方提出希望不再使用“性奴隶”一词,韩方回应称韩国政府正式提法仅为“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韩国政府还曾承诺努力说服涉慰安妇公民团体接纳协议;韩方表示在政府层面对在第三国设立慰安妇相关纪念像和纪念碑不予支援。

12月27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的一场集会活动上拍摄的“慰安妇”少女像。

报道称,27日公布的报告指出,韩国政府从谈判初期就把涉及慰安妇团体内容视为保密事项,这是以政府为中心的思路开展谈判,而非以国民为中心、以受害者为中心。朴槿惠政府当时在公布两国协议的相关内容时,不仅隐瞒了包括以上内容的相关保密协议,在谈判过程中也并未向受害方告知韩方应承担的义务,尤其是没有就日方援助慰安妇的基金数额征求受害者的意见,因此未能征得慰安妇们的理解和同意。

2015年12月28日,韩日政府“突袭式”签署《韩日慰安妇协议》,称双方就“慰安妇”问题达成“最终、不可逆的一致”。日方在签署协议后向“慰安妇”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约合6000万元人民币),却强调这笔资金只是“治愈金”而非“赔偿金”。

韩联社27日的报道称,由于时任总统朴槿惠希望在韩日恢复邦交50周年的2015年达成协议,韩国政府首先在谈判过程中提出“不可逆”的表述,然而,这一旨在强调谢罪道歉不可逆性的表述,在达成的协议中却逐渐被用于描述解决慰安妇问题的不可逆性。这种试图把慰安妇问题与韩日关系挂钩并通盘解决的做法,不仅未能如愿,反而因韩国国内的反对导致韩日关系恶化,加上国际形势的变化,使得韩国政府各部门之间因缺乏沟通而造成政策混乱,而韩国政府也未能及时根据环境做出政策上的调整。

工作组指出,当时在韩日关系恶化的情况下,美国介入了韩日间的历史问题,促使韩国早日与日本政府进行谈判,并在短期内迅速地就慰安妇问题达成了协议。

工作组最后称,只要受害方不接受协议,即使政府之间宣布最终地、不可逆地解决慰安妇问题,争议就难免重演。这种历史问题很难通过短期外交谈判或政治妥协得以解决,而要结合价值共享、观念转变及年轻一代的历史教育等多种方式,着眼于长远来解决。

对于这份报告,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27日表示,工作组的任务是对国民在慰安妇协议问题上的回答,政府尊重并真诚地接受工作组的审查结果。今后的应对也将考虑对日韩关系的影响,慎重做出决定。

但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则称,日韩双方相互基于信义将“日韩慰安妇协议”承诺付诸实践极为重要,并再次要求韩国政府切实履行共识。共同社26日报道称,由于日本政府一贯要求履行共识,韩方将来采取的应对措施可能导致两国关系恶化。

共同社27日进一步报道称,韩方的报告没有提出建议修改慰安妇协议,预计韩国政府在明年2月平昌冬奥会结束前,不会制定应对方针。

此前,由于该协议遭到众多韩国民众反对,文在寅上台后,现政府于2017年7月成立“韩日慰安妇协议”专项工作小组,旨在通过资料调研和当事人询问,调查双方协议签署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