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爆出法拉利未来高管纷纷离职的消息让贾跃亭有些坐不住了。10月10日午间,贾跃亭透过其个人微博宣布了多位法拉第未来高管调整的消息。

具体调整信息为:

原洛杉矶私募公司高级副总裁Caroline Banzali正式加盟Faraday Future,任全球税务负责人;

Faraday Future资深总监Pablo Ucar出任采购负责人,全面负责FF与全球200多家顶级供应商维系紧密合作关系,为FF 91量产提供坚实保障。

此外,人力资源部首位员工Crystal Peterson升任人力资源运营负责人,汽车与科技行业资深人士Mike Cooperman则加盟Faraday Future负责全球企业传播工作。

贾跃亭表示,高层人员的调整旨在全面推动FF 91 如期量产。

The Verge曾于10月6日报道称,法拉第未来供应链管理部门负责人汤姆·韦斯纳(Tom Wessner)已从公司辞职。虽然该消息还未得到公司的证实,但Pablo Ucar工作内容的调整也从侧面证实了此事。

近几个月来,法拉第未来人员动荡的消息不绝于耳。

公开消息显示,法拉第未来全球物流主管J.J.·卢兰克(J.J. Luranc)今年9月离职;公司原领导团队成员艾伦·切里(Alan Cherry)今年8月离职;赛车业务负责人纳特·施罗德(Nate Schroeder)今年7月离职。

另外,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信息也显示,直接参与FF91电动汽车项目的多名员工也已经离职。从事FF91颜色、材料和外观工作的罗德里戈·考拉(Rodrigo Caula)8月跳槽到特斯拉;制造工程师迈克尔·施耐德(Michael Snyder)跳槽到亚马逊;早期从事FF91项目的布雷克·罗森格伦(Blake Rosengren)也在8月辞职;用户体验设计师吉乌·戴(Jui Dai)、阿拉什·巴德安楼(Arash Badeanlou,高级外观设计师)和埃里克·洛普兹(Eric Lopez,油漆工程师)也在过去2个月离职。

对于持续的人才流失,一名前法拉第未来员工向The Verge表示,“仍然留下来的美国员工要么是没有找到新工作,要么是官迷或妄想狂——或者是这三者的综合体。”

自乐视资金危机爆发、贾跃亭资产被冻结后,法拉第未来也深陷困境。

今年8月,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说法,贾跃亭投资的美国电动汽车创业公司法拉第未来已抵押其在洛杉矶的总部大楼,换取救援贷款。与此同时,该公司也在寻找新的投资者。

另外,法拉第未还在极力撇清与乐视的关系,公司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Stefan Krause曾在8月份表示:

严格意义上,我们法拉第未来与乐视生态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以一个供应商的身份来参与我们的业务,但是我们不只有乐视生态一个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