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年 7 月,我写了一篇文章,讲“一年只做一件事”的巨大作用。

人每年要给自己一个年度课题,用于修正性格中的弱点,或彻底把一件小事做透。

马上就要跨年了,我反思自己的课题,进度是 90% ——操作还不熟练,但大体上已“得之于手而应于心”。

这个课题是“做一个有脾气但可以讲道理的人”。

我不知道大家的年度课题都是啥,但我觉得我这个课题,需要稍微地展开讲讲——脾气是很多人,尤其是小 A 们,性格中必经的魔障。

所谓心魔,生发于自己内心,它可以严重影响你,它不可能被消灭,但你可以把它驯服,让它为己所用。

这件事,不直接去做,光靠想是想不通的。

2

当时我奉行情绪上的苦修——所有的情绪都需要被克制,经过理性思考再做决定。

目前我对于大部分情绪仍然秉持同样观点,但愤怒除外。

在愤怒这个方向上,人,应该看到自己的情绪,接纳自己的情绪,尊重自己的情绪。

一昧地克制情绪,这是邪路,它的确可以减少一些实际损失,但它无法使你整体上变好。

“变好”的意思是:经由正确的操作,你会越来越明白,很多事情用不着生气,更好的处理方式有很多。

如果明明气到内伤,却不做任何操作,就会走到反方向:一次次积累的小恼火变成了仇恨,本来可以解决的问题被全盘放弃。

对于后者,相信每一个不够成熟的人都很有经验。

3

前段时间冒出个新流行词儿,叫“佛系”。

我在微博上讲过,所谓“佛系”,它和之前的中年危机、再之前的丧文化、再再之前的草食系、再再再之前的宅文化,一码事。

人生走了一半,眼看还没有风生水起,怀疑大概率未来也没啥起色,不妨做出高姿态,万一成了输家,就可以说“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欲望问题”。